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有约
日照的海

 发布日期: 2021-09-13  访问量:   来源:海口日报

去日照,我就是想去看看日照的海。

日照的海不是黄海吗?黄河不是归了黄海吗?几乎天天能听到壶口瀑布水声如雷的我,自以为是黄河的娘家人,我想以娘家人的身份,去看看远嫁的黄河。黄河在壶口瀑布的时候,那么放纵,那么任性,于归黄海,像个远嫁的女儿,在日照还好吗?会有“妆罢低声问夫婿”的小心翼翼和委曲吗?

站在日照的海边,我看到了终归大海的黄河,伊已经不再是黄河了,已从一个黄髫儿变成了“舞爱前溪绿,歌怜子夜长”的“王家少妇”了。

不,不仅是巾帼倩影,还多有须眉气概。在日照金色的海滩上,黄河已经和日照人一样,成为一众勇毅而刚猛的东征壮士。壮士既具有海的尊严与高贵,也还保持了河的狂傲与狂热;既有海的柔情与精魂,也保持着河的豪放与血性;既有海的深沉底色,也保持着河的青春活力。浩浩流成一部《诗经》的黄河,饱含着诗的“六义”的黄河之水,一旦注入黄海,激荡着长长的海岸线,便成为日照人的情感渊流,成为日照人的灵魂写意,成为伟岸的日照人能够世世代代岿岿然屹立在黄金海岸的精神依凭。

我自黄河来,身上依然弥漫着黄河的气息与风烟。伫立在日照海边,撩一掬荡漾在黄海里的黄河之水,仿佛他乡遇故人。有一种别样的亲切,有一种特别的感慨,我似乎有一肚子家乡话要对黄河说。

久久站在日照的海边,凝视着广阔的金色海滩,望着晴空翩翩鸥影,和着海浪的喧啸与波涛的起伏,千种情意,万端感慨,都化成了《诗经》里的句子:

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

面对已经化身为黄海的黄河,我终于还是大声问道:“黄河,您好吗?”

一朵一朵浪花,仿佛是从激情澎湃的黄海中跳出来的黄河之花,也以《诗经》回应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一样的语言,一样的乡音,一样的乡愁。

春雨一点一滴洒在黄土地上,一点一滴汇成涓流,汇成溪流,汇成河流。大河奔流,带着黄河人家的情义,带着黄河人家的希望,把黄河人家的心思送给了黄海,把黄河人家的希望送给了黄海。黄河,黄海,都秉戴着炎黄的姓氏,繁荣于金瓯的一方。

我感谢博大的黄海,以无垠的胸怀,接纳黄河,温暖了黄河。

我赞美古老的黄河,以勇毅的精神,融入黄海,壮大了黄海。

黄河,黄海;黄海,黄河……他不是混血儿,他是具有中华民族纯正血统的后裔。他是中华民族的诗与远方。

他是古老民族的现实与希望。

那天晚上,我从滨海的天德国际大酒店52层俯眺黄海。

夜色中,星光下,既看不到海波荡漾,也听不到海的声音。我想,大海也会睡去,那就让它静静地做美梦吧,海之梦,一定多彩;海之梦,一定很神秘。

这样想着,我感觉到无限温情,自己似乎也走进了海的梦中。有感于怀,徘徊在静静的海梦中,我为黄海填了一阕《捣练子》:

海静静,月朦朦,海息鸥眠细细风。汽笛数声樯影近,一湾渔火蔚山东。

翌晨,我早早就来到海边,我想看看大海做“朝潮”,我想听听大海述说神秘的“海之梦”。

太阳还没有睡醒。海是灰蓝色的,天也是灰蓝色的,空气中游荡着濛濛水雾,海还沉浸在梦中。

我在海边漫步,我在海边思考。我在思考黄河,我在思考黄海。渐渐,我听到海面上窣窣有声,海似乎在翻身。海在骚动,海在絮絮梦语……

大海终于醒了。先是雾幕缓缓开启,隐约有一种欢快的声音,像是谁在吹箫,像是谁在试笛。

那是海鸥的欢声吗?啊!那是海的女儿的巧笑倩兮……

先是点燃了一抹朝霞,朝霞渐燃渐酽,渺渺的海平线上便倏然推出来一点红、一线红、半月红、漫天红!海水也由暗蓝、浅蓝、淡蓝,渐渐变成了浅红、淡红、浓红,进而被大火煮成了深红。深红色的海,像深红色的血一样,荡着血色浪花,泛着血红色的海涛。那是一种血色的壮阔,那是一种血色的雄浑。不是凄美,是壮美,是远离海洋的人难得一见的壮丽辉煌。

大海托起一轮红红的朝阳,很快就变成了一轮金色的太阳。

金色的太阳,金色的天空,金色的大海,金色的日照……

金色的海是日照人的生命之海,是日照人的精神之海。日照人深爱着属于自己的海,他们知道应该如何赞美自己的海,知道应该如何护卫自己的海,所以日照人选择了耸立在海边的花岗岩巨石,书镌了“砥柱狂澜”“星河影动”“撼雪喷云”“万斛明珠”……以赞美黄海,并将其称为“海上碑”。

雄伟的拦海大坝横亘在海上,像大力士,像天神,像霸主,背靠日照,凝视远方,守卫着海疆,守卫着海的和平与安宁。守卫着“海上碑”与世界对话于天涯,于海角;守卫着“海上碑”与历史晤歌于春夏,于秋冬。

在刚刚退潮的海滩上,在闪着一道道银光的晨风里,海的儿女们提着水桶,拿着小耙子小铲子,开心地捡彩贝,拾蛤蛎。

一幅多么美丽的赶海图啊!

昨夜诗情未竟,美丽的赶海图又如此动人,我不能自已,又把全部感情化成一阕《永遇乐》,写给黄海,写给日照:

月色揉波,涛声唱晚,澜吻长岸。山水相招,岬湾顾盼,渔火微明栈。酒香涛雒,茶芬石臼,品竹洞天仙馔。桃花岛、风情烂漫,东鲁画卷书卷。

潮醒旭景,鸥起天际,帆影随心行远。膏壤如诗,陌华如篆,黍菽千千畈。人人有梦,家家罗绮,村社柳青莺啭。无非是、鱼缸米囤,桑园芷畹。

那天傍晚,我要走了,要回到我的黄河水雾中去了。

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

我终于没忍住,急急返身回到白练涌动的海滩,俯身在浪花嘭訇的礁石上。拥别黄海,拥别日照。

海风长吹,海水淼淼;水雾濛濛,海天寥廓。

一轮明月升起。

远远地,有人在海边踏歌: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卓然)

网站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