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有约
陕北道情

 发布日期: 2021-07-19  访问量:   来源:河北日报

世人尽知有陕北,可知陕北也分“南北”?以延安为界,以南称“南路”,延安之北谓“上头”。“上头”即陕北的最北端,指哪里呢?榆林。

孤悬塞外,士马健斗,固若金汤,有“千古忠烈之城”的美誉,是中国历史上为数极少从未因战败而丢失过的城池,向称“九边重镇”。近代人所熟知的“三边”,即定边、安边与靖边,皆属其管辖。

但凡一个非同一般的城市或地区,都有自己独特的具象和蕴涵,即表与里、内与外。幸运的城市,具象和蕴涵是协调统一的。且看榆林的具象:中国历史文化中两大重要符号,长城与黄河,在此相会;是西北的峁塬沟壑与毛乌素沙漠的交界点;黄土高原由榆林向内蒙古高原过渡;数千年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在榆林这片黄土、草原和沙漠上冲突与融合,“延袤千里,多马宜稼”,既是塞外重镇,又是“塞上江南”。据《榆林志》记载,西汉时,这里“水草丰茂,羊群塞道”。

榆林还有一个天然的大水网,横亘于境内的千里横山,大小115条河流,最大的无定河,河谷最宽处2200米,桃花汛期若加上漫滩雷龙湾至响水花虎滩一段,河面宽55公里。浩浩荡荡,千折百回,最终成为西北黄土高原上最大的支流注入黄河。

无定河流域,面积为11480公顷,其北面为低缓的黄土梁峁及冲积、洪积滩地,地表形态以各种沙丘、滩地与盆滩为主,沙丘之间自然就会有洼地出现,洼地长期积水形成大大小小的湖泊,俗称“海子”。在榆林北部沙漠草滩区,这样的“海子”不计其数,有名字的就多达二百多个,最大的红碱淖湖,站在湖边,眼前绝对是一片汪洋。这些海子宛若嵌镶在沙地间的一颗颗琥珀,在阳光,尤其是在月光下,晶莹透亮,闪烁夺目,尽显榆林的无限魅力。

世界上叫“沙漠”的地方很多,竟然也是千差万别,并不都是滴水皆无,寸草不生。榆林的沙漠草滩上,就有长芒草草原、冰草草原与百里香草原……还有芨芨草、沙芦、赖草、羊草等和根本叫不出名字的数百种野草,以及苍耳、茵陈、甘草、枸杞子等三百余种药草,和一蓬蓬像沙地护卫一样的沙柳、拧条、油蒿、臭柏等灌木丛,真称得上是“山花杂古今”“风梳野草香”。此外,在草滩区外围径,还有一片郁郁葱葱的“国家沙漠森林公园”,里面还有不少珍奇古木。请见多识广的人想象一下,将沙漠和森林、公园联系起来,究竟是怎样的景观。

“流量不定、流向不定”的无定河,形成大片的湿地,尤其是黄土高原上一片难能可贵的湿地,每年都有数十万只各种野生禽类在此栖息,其中,不乏极珍贵的一级保护动物。湿地南缘就是著名的鱼米之乡,被誉为“赛江南”。有水库19座,宜渔的滩涂地14平方公里,宜渔的稻田27平方公里……清末榆林响水堡人曹子正,于乙酉科拔贡为官,他有诗描绘自己的家乡:“迢迢路远垂岸柳,樵唱万舟鱼钓台。”无定河两岸垂柳,渔樵两利,富庶而幽静,“塞上江南”岂不是实至名归。

“陕北道情”,可以唱,也可以说。道情、道情,须先道陕北之“大情”。情之大者,乃天地造化的成全、大自然日积月累的馈赠。榆林地势高亢,峁塬宽广,土层深厚,土厚才好藏宝。再加沟壑纵横,梁涧交错,历来被视为大漠边塞,除去被兵家看重其战略地位之外,长期被商品社会所忽视。正因如此,才好积蓄,才能深藏。野气蒙笼,却蕴藉无穷。当国人的资源意识猛然觉醒,正为资源的浪费痛心疾首,为资源会有枯竭的一天忧虑日益深重,并开始认真计算经济发展的资源成本……榆林竟成为中国能源重要的“接续地”。

顾名思义,“接续地”就是为国家的继续发展提供动力,注入活力,使发展有强大的后劲,得以继续。从这种意义上说,榆林也可以说是一片福地。榆林拥有世界七大煤田之一的“神府煤田”,以现在的开采量,可供开采两百年。而榆林地下的岩盐储量,是煤储量的22倍。岩盐既可提炼最纯净的食用盐,又是化学工业的重要原料。榆林,平均每平方公里地下都井然蕴藏着丰富的矿产,其中包括煤622万吨、石油1.4万吨、天然气1亿立方米、岩盐1.4亿吨。其资源组合配备之好,国内外罕见。

横山苍苍,地脉奇绝,千峰藏宝,万壑聚福。这么多能源、矿产富集一地,看来上天待这里不薄。由于长期深藏不露,至今方横空出世,这叫后来居上。如今,人们的资源观念跟从前大不一样了,社会的文明程度毕竟在提高,有后劲儿才是最大的优势。

近年来,国家实施“西气东输”“西煤东运”“西电东送”。陕北道情,道陕北之情。无论是历史,还是现代社会,料想,都不会忘记此情。(蒋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