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警钟长鸣
技术骨干的“双面人生”
 发布日期: 2020-05-15  访问量: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被告人梁海永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2020年3月5日上午,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人民法院“云审判”开庭,审判长通过远程视频连线,向在县看守所屏幕前的被告人梁海永宣读了判决结果。党员干部1.3万人次线上收看庭审,接受警示教育。面对判决,这位环境卫生管理处曾经的技术骨干懊悔不已。

  几张汽配发票引起了检查组的注意

  2019年8月,新昌县纪委监委驻建设局纪检监察组到县环卫处监督检查,在翻看财务账册时,发现有几张汽配发票不是转账支付,而是由车辆管理科副科长梁海永个人领取,这引起了检查组的注意。

  45岁的梁海永已在环卫处工作20多年,从汽修工到车队副队长,一直是同事和领导口中的“技术骨干”,从2012年底起担任车辆管理科副科长,负责环卫处车辆保养和维修已有8个年头。

  “这几张发票是帮环卫处的梁科长代开的,我们从没卖过汽配件。”供应商的答复让纪检监察干部顿生警惕。梁海永为什么要找人代开发票?环卫处实际是否采购了这批配件?其他汽配件的采购是否也存在问题?

  为快速查清问题,新昌县纪委监委迅速启动重大案件片区协作机制,与驻建设局纪检监察组同在东片区的县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三个乡镇纪委派出精通财务的纪检监察干部,全面梳理环卫处的汽配件采购情况,同时调配力量查清梁海永个人情况和社会关系,并分组走访另两家发票上的供应商。“集团作战”优势迅速发挥,5天时间查清外围情况,梁海永找人代开的问题采购发票多达数百张,存在重大侵吞国有资产嫌疑。县纪委监委对其采取留置措施。

  “这差价也太好赚了”

  “他们汽配商赚钱太容易了”,被留置的梁海永向调查人员讲述他当初迈出违纪违法第一步的心路历程。

  刚当上车管科副科长的他有一次收到汽配零件,包裹里夹带的进价小票引起了梁海永的注意。“汽配商只是倒了一下手,就赚这么多,这差价也太好赚了”,对金钱的欲望,在他心底悄悄萌芽。

  借着考察市场,降低采购价格的幌子,梁海永跑了杭州各大汽配市场,凭着对业务的熟悉,他很快掌握了市场行情,建立了采购渠道。“直接到市场采购,跳过中间商,能为单位节省资金”,梁海永嘴上向领导这样汇报,心底却打着自己的“小九九”。2013年3月,距离他当上副科长才三个月,他完成了第一笔“业务”,自己低价采购,找公司代开高价发票,现金报账,“差价”进了他的腰包。

  成立“皮包公司”,唯一“业务”就是代开发票

  调查人员发现,为梁海永代开发票最多的两家商行,法人代表居然都是他的“自家人”,一家是妻弟,一家是丈母娘。

  “经常找别人公司开发票总觉得不安全。”梁海永说,他妻弟的五金商行原本经营范围中并没有汽配件,为应对采购资金必须转账的财务制度,梁海永让妻弟变更工商注册,增加经营范围。自己采购、自己供应,通过妻弟商行转出资金,梁海永的“商业链”建成了。

  随着城市的发展,环卫车辆逐步增多,梁海永的“业务”量也越来越大,可妻弟商行的每月免征税额为3万元,超出就要缴纳税款,这家从未实际做过汽配生意的商行,已满足不了梁海永的“胃口”。

  “妈,借你的身份证用一下,去注册家公司,我出面不方便。”,梁海永以丈母娘名义又开了一家“皮包公司”,唯一“业务”就是为梁海永代开发票,省下税款。头顶“老板”“科长”两顶帽子,无成本高收益,买车消费、请客吃饭.....梁海永“潇洒”地过着他的“双面人生”。

  大到起动机总成、驾驶室液压油缸,小到轮胎螺丝、机油滤芯,梁海永包揽了环卫处的汽配件“供应”,直至2019年9月案发,52万余元单位资金被其占为己有。2019年12月,梁海永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涉嫌贪污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提起公诉。

  “看着别人都开着好车,吸着好烟,生活如此美好,自己有权力不用过期作废,想要赚钱的想法一浪高过一浪。”梁海永在忏悔书里这样写道。

  贪欲之门一旦开启,便一发不可收拾,梁海永为了谋取私利,机关算尽,严重损害国家利益。对于这些发生在基层的“微腐败”,广大基层党员干部应以此为戒,切实增强纪律意识,不越“底线”,不闯“红线”。同时,要加强对“微权力”的监督和制约,健全监督机制,给“微权力”戴上“紧箍咒”,确保权力不被滥用。

  (通讯员 李斌 杨琼琼  || 责任编辑 郭兴)

“被告人梁海永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2020年3月5日上午,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人民法院“云审判”开庭,审判长通过远程视频连线,向在县看守所屏幕前的被告人梁海永宣读了判决结果。党员干部1.3万人次线上收看庭审,接受警示教育。面对判决,这位环境卫生管理处曾经的技术骨干懊悔不已。

  几张汽配发票引起了检查组的注意

  2019年8月,新昌县纪委监委驻建设局纪检监察组到县环卫处监督检查,在翻看财务账册时,发现有几张汽配发票不是转账支付,而是由车辆管理科副科长梁海永个人领取,这引起了检查组的注意。

  45岁的梁海永已在环卫处工作20多年,从汽修工到车队副队长,一直是同事和领导口中的“技术骨干”,从2012年底起担任车辆管理科副科长,负责环卫处车辆保养和维修已有8个年头。

  “这几张发票是帮环卫处的梁科长代开的,我们从没卖过汽配件。”供应商的答复让纪检监察干部顿生警惕。梁海永为什么要找人代开发票?环卫处实际是否采购了这批配件?其他汽配件的采购是否也存在问题?

  为快速查清问题,新昌县纪委监委迅速启动重大案件片区协作机制,与驻建设局纪检监察组同在东片区的县纪委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三个乡镇纪委派出精通财务的纪检监察干部,全面梳理环卫处的汽配件采购情况,同时调配力量查清梁海永个人情况和社会关系,并分组走访另两家发票上的供应商。“集团作战”优势迅速发挥,5天时间查清外围情况,梁海永找人代开的问题采购发票多达数百张,存在重大侵吞国有资产嫌疑。县纪委监委对其采取留置措施。

  “这差价也太好赚了”

  “他们汽配商赚钱太容易了”,被留置的梁海永向调查人员讲述他当初迈出违纪违法第一步的心路历程。

  刚当上车管科副科长的他有一次收到汽配零件,包裹里夹带的进价小票引起了梁海永的注意。“汽配商只是倒了一下手,就赚这么多,这差价也太好赚了”,对金钱的欲望,在他心底悄悄萌芽。

  借着考察市场,降低采购价格的幌子,梁海永跑了杭州各大汽配市场,凭着对业务的熟悉,他很快掌握了市场行情,建立了采购渠道。“直接到市场采购,跳过中间商,能为单位节省资金”,梁海永嘴上向领导这样汇报,心底却打着自己的“小九九”。2013年3月,距离他当上副科长才三个月,他完成了第一笔“业务”,自己低价采购,找公司代开高价发票,现金报账,“差价”进了他的腰包。

  成立“皮包公司”,唯一“业务”就是代开发票

  调查人员发现,为梁海永代开发票最多的两家商行,法人代表居然都是他的“自家人”,一家是妻弟,一家是丈母娘。

  “经常找别人公司开发票总觉得不安全。”梁海永说,他妻弟的五金商行原本经营范围中并没有汽配件,为应对采购资金必须转账的财务制度,梁海永让妻弟变更工商注册,增加经营范围。自己采购、自己供应,通过妻弟商行转出资金,梁海永的“商业链”建成了。

  随着城市的发展,环卫车辆逐步增多,梁海永的“业务”量也越来越大,可妻弟商行的每月免征税额为3万元,超出就要缴纳税款,这家从未实际做过汽配生意的商行,已满足不了梁海永的“胃口”。

  “妈,借你的身份证用一下,去注册家公司,我出面不方便。”,梁海永以丈母娘名义又开了一家“皮包公司”,唯一“业务”就是为梁海永代开发票,省下税款。头顶“老板”“科长”两顶帽子,无成本高收益,买车消费、请客吃饭.....梁海永“潇洒”地过着他的“双面人生”。

  大到起动机总成、驾驶室液压油缸,小到轮胎螺丝、机油滤芯,梁海永包揽了环卫处的汽配件“供应”,直至2019年9月案发,52万余元单位资金被其占为己有。2019年12月,梁海永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涉嫌贪污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提起公诉。

  “看着别人都开着好车,吸着好烟,生活如此美好,自己有权力不用过期作废,想要赚钱的想法一浪高过一浪。”梁海永在忏悔书里这样写道。

  贪欲之门一旦开启,便一发不可收拾,梁海永为了谋取私利,机关算尽,严重损害国家利益。对于这些发生在基层的“微腐败”,广大基层党员干部应以此为戒,切实增强纪律意识,不越“底线”,不闯“红线”。同时,要加强对“微权力”的监督和制约,健全监督机制,给“微权力”戴上“紧箍咒”,确保权力不被滥用。

  (李斌 杨琼琼)